“特朗普想要协议,不想要战争。” (上接第一版)印度《经济时报》援引国际金融协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马青的话说。持同样观点的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现在越来越清晰的是,特朗普想要达成协议,而非可能导致金融市场触礁的摊牌,后者伤害业已放缓的美国经济,并令他2020年的连任之路变得复杂。“政府只有对已经取得的进展足以确保成功有信心时,才会承诺举行峰会。”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经济学家布拉德·赛斯特说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与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相比,在第七轮磋商结束后的中方消息稿中,上一次的“就双边经贸问题谅解备忘录进行了具体磋商”变为“围绕协议文本开展谈判”,“取得实质性进展”替代了上一次的“达成原则性共识”。何伟文25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备忘录不如协议正式,法律约束力也不太强。协议则是需要双方共同遵守和执行的、具有比较强的约束力的行动安排。这种改变是实质性的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评论说,双方开始形成书面文字本身,也标志着中美磋商取得进展。